行业动态

中疾控首席专家:从吉林到沈阳的确诊病例有一个重要提示

2020-05-15 13:20:44 282

5月7日以来,吉林省舒兰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15例;5月10日,辽宁省沈阳市新增1例本土确诊病例,该病例5月5日由吉林市乘坐高铁到沈阳;5月9日以来,湖北省武汉市新增确诊病例6例,均来自同一小区。


如何看待这些新增的本土病例?疫情的常态化防控又该如何落实落细?昨晚,《新闻1+1》白岩松连线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为你解读。


中疾控首席专家:从吉林到沈阳的确诊病例有一个重要提示


新冠肺炎远比非典复杂,

零星的病例报告在预料之中


吴尊友:这种情况在预料当中,我们1月30日第一次做《新闻1+1》连线的时候,我告诉大家拖尾会相当长,现在也证实了拖尾相当长。当看到每天的零星病例报告,特别有阳性检测者报告,我们知道零星发生是会出现的。关于“零病例”,大家有一个不同的期待, 2003年非典流行时,当出现零病例、双清零以后就没再发生过新的报告病例了,很多人把非典流行的历史或者经验还记在脑海当中,当新冠肺炎出现“零”的时候,我们也希望能像非典时一样。新冠肺炎远远比非典要复杂,我们对它的认识还是非常有限,从它的传播方式、防控的难度和临床表现来看,它都比非典复杂得多、困难得多,这些给我们对它的认识都有了进一步的提高。


吉林舒兰首例确诊的洗衣工不一定是源头


中疾控首席专家:从吉林到沈阳的确诊病例有一个重要提示


吴尊友:在聚集性疫情发生以后,流行病学调查试图找到源头,找源头的工作确实很困难。昨天中国疾控中心也派专业人员到舒兰去协助调查,目前的情况来看,首例诊断的病人是不是源头病人,目前还不好判断。这位女同志是一个洗衣工,目前一种推测,她可能是这一次聚集性疫情的源头,但也存在着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还有一个真正的源头还没有发现,可能是造成这次传播的主要源头,这些都需要更多的流行病学调查,或需要生物学手段来加以分析推测。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些病人的潜伏期可能比这个洗衣工的潜伏期更长,他可能传染给了这个洗衣工,而这个洗衣工的潜伏期比较短,可能两三天就发病了,而真正的源头病人可能感染以后,七八天才发病,潜伏期是具有传染性的。如果像这种情况的话,就非常难判断,到底是谁传给谁的。


吉林舒兰确诊病人是否与俄罗斯入境病人有关?


吴尊友:马上需要做的,是对这一组聚集性病例病人的病毒和从俄罗斯入境的病人的病毒进行基因序列分析,看他们的同源性,如果同源性非常吻合,那就可以推定是与俄罗斯入境病例有关,具体怎么发生的相关关系,目前还不好判定。


吉林舒兰确诊洗衣工由衣服传染,可能吗?


吴尊友:几天以前,有一个研究报道,是关于空气当中的病毒含量,研究人员对医院病人的病房空气和医生更换隔离服的半污染区,以及清洁区的空气进行采样,发现在医务人员更换隔离服的空间中,空气当中的病毒含量反而更高,也就是说,如果医务人员在病房里面,他的衣物上可能会沾上病毒,脱的过程当中,空气当中病毒含量更高。那么这是不是也提示在舒兰的聚集性病例当中,有类似的情况?这些也都给我们分析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


白岩松:民间有种说法,现在确定在舒兰的病例是公安局的洗衣工,公安局4月8日到30日,涉及到接人(俄罗斯入境人员),这个洗衣工有可能在洗制接人公安的衣服过程当中感染吗?


吴尊友:有这种可能


中疾控首席专家:从吉林到沈阳的确诊病例有一个重要提示



从吉林到沈阳的确诊病例提示:

乘坐密闭交通工具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


吴尊友:我们在旅行过程当中,很可能会碰到感染的病人,或者处在潜伏期的病人,也提示我们,对于在交通密闭的环境当中,防护措施还是要坚持。对于这样一个病例来说,他在沿途当中会有很多感染者,同时也提示我们要把密切接触者完全调查清楚,也是非常困难,有可能会出现遗漏的密切接触者,而遗漏的密切接触者,如果他感染、发病,又会造成新的聚集性疫情


常态化防疫不意味着疫情没有了,

日常防护措施必须做好


吴尊友:对于常态化,可能大家的理解不一样,很多人理解,常态化是不是疫情没有了?是不是可以完全回到新冠肺炎疫情没有发生以前的那种生活状况?其实不是这个意思。所谓的常态化,就是在我们采取防护措施的情况下,能够基本恢复正常的生活、工作,在常态化环境下,还是要按照防控指南的要求,在人员聚集的地方,在密闭的地方,还是要坚持采取保护措施,特别是当我们在旅行的过程当中,一定要注意防护。


武汉东西湖社区首个确诊病例,

发病从3月到5月为何这么长?


白岩松:前天武汉公布了一例社区确诊病例,初步判断原因是既往的社区感染。但是这个病例,三月份有症状,后来症状消失,一直到现在发作确诊,如何分析他持续了将近两个多月的发病史?


吴尊友:我们也注意到这个病人,实际上在武汉还不止一例这样的病例,有些可能有30天、40天,甚至50天的病程


对于新冠肺炎病人的康复,主要还是依赖于病人的免疫力、抵抗力,病人的免疫力强,他就能够短时间里把病毒清除掉,如果病人的抵抗力弱,那么他就不能清除病毒,使得病毒在体内的时间可能会很长时间。这说明,当人年纪大、免疫力低的时候,病程可能会很长,而且可能会出现反复,这也是新冠肺炎的一个和非典和其他疾病不一样的地方。对不同年龄组的疾病谱的分析来看,越是年轻人,特别是儿童,无症状感染的比例更高,而青年人症状比较轻,所有这些都指向病人呈现的症状和恢复的快慢,都与免疫力有关。


武汉6名新增病例来自同一小区给我们什么提醒?


吴尊友:只要社区里没有真正“清零”,或者社区还存在着检测阳性的(都存在风险)。有相当一部分检测阳性、无症状感染者的症状很轻,他自己感觉不到,那这些还是有传染性,他传染给病人以后,被传染的人可能会出现症状,也有可能不出现症状,无论出现或不出现症状,他还是具有传染给其他人的风险,社区还是要提高警惕,加强防范。


主要针对重点地区、重点人群进行核酸检测,不必要人人都做


网友:武汉昨天新增5例确诊病例都来自长青街小区,是否意味着需要对无症状感染者进行地毯式筛查?是否需要对全民进行核酸检测来排查无症状感染者?


吴尊友:大规模筛查核酸检查是不是每个人都要做?其实也没有必要,主要是在重点地区,重点人群。像刚才这名网友所说的这样的社区,还是要进行较大规模的筛查,在那些没有病例的社区,就没有必要人人都做筛查,主要对重点岗位、重点人群,重点社区的人来做大规模的筛查。


武汉超长发病确诊病例提示新冠肺炎病毒的狡猾性,

目前无法研判它与人类共存的方式


吴尊友:我们对于新冠肺炎病毒的了解还是非常有限,这种有限使得我们不能够研判,或者确定它未来与人类共存的方式。目前来看,它不会像非典一样很快消失,它在多长时间会与人类共存,或者它处在流行状态的形式和我们共存,这些都是不确定的。再一方面,它的临床表现也很特殊,刚才你讲的那个80多岁老人的案例,也说明了它临床表现很特殊,这些都是我们对新冠肺炎病毒的认识在不断提高。


零星的病例不会再造成一定规模的流行


吴尊友:我认为不会出现小高峰。经过三个多月的努力,我们成功控制新冠肺炎以后,已经取得了,至少获得了很多经验,这些经验就不会让出现零星的病例再造成一定规模的流行。因为我们的监测系统,只要发现病例,及时排查,及时追踪,很快就能把疫情扑灭,应该不会出现小的流行峰。


天气越来越热很多人口罩戴不住了,怎么办?


吴尊友:关于口罩的问题,确实是一个很复杂也是一个科学的问题,对于在开阔地的地方,在家庭里面,可以不戴口罩;在公共场所,尤其是在密闭的环境当中,即使很热,也还是需要戴口罩,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天气热了以后,就没有新冠肺炎的传播发生。对于这样的数据,目前天气也没有热到我们不能戴口罩,还是要克服一些困难,坚持戴口罩,在没有确切证据以前,还不能把口罩完全摘了。


新冠肺炎患者没有出现临床症状时已具传染性,

人员聚集时防护措施不能放弃


吴尊友:特别想提醒的是新冠肺炎的传染性特别强,尤其是在病人还没有出现临床症状的时候,已经有传染性了,对于感染者的病毒排毒规律的发现,在病人出现临床症状的前一两天,就会有传染性。对于大家来说,防范新冠肺炎还是要坚持不懈,在人员聚集的地方,还是要坚持戴口罩,这些防护措施还不能放弃。